新聞頻道 > 文化頻道交通違章權威查詢對話《橙色年代》作者天然 “愛情測試”不是戲言發佈時間:2014-09-18 12:11:20來源:荊楚網進入電子報
  荊楚網消息(記者沈素芬)一周前,湖北高校教師天然創作校園小說的新聞,經本網刊發後引起廣泛關註,新華網、人民網等媒體紛紛轉載。為解開許多讀者對“愛情四六級測試”的疑問,記者再次採訪了湖北高校教師、長篇小說《橙色年代》作者天然。
  記者:上次採訪您時,您曾表示《橙色年代》可用於“愛情四六級水平測試”,雖然您當時說這隻是戲言,但作為一個傳道、授業的大學教師,一個受過嚴格的邏輯思維訓練的哲學博士,同時也作為一個應試教育的過來人,您這句“戲言”是否戲中有戲,調侃中含有深意?
  天然:的確如此。奧地利著名詩人里爾克有一首詩(《致奧爾弗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部之19首:編者註)是這樣寫的:“沒有認清痛苦/也沒有學會愛情/死亡的驅使/還不曾拉開帷幕/唯有大地上歌聲如風/在頌揚/在歡呼”大學愛情四六級水平測試聽起來雖然有些荒誕,但卻在情理之中,因為對大多數人來說,愛的理解和表達能力遠比英語閱讀和聽寫更重要。既然可以有英語四六級,為什麼不可以有愛情四六級?當下許多大學生正如里爾克詩中所寫的那樣,既沒有認清成長和生活本身所包含的痛苦,也沒有學會在互愛中真正享受到人生的快樂。所以我覺得我們今天的高等教育(包括基礎教育)更缺乏一種愛的情感教育。
  記者:原來您的“愛情四六級測試”所說的愛情是廣義的,它還包含了親情和友情。如果是這樣,那麼情感教育是不是可以說是一種素質教育?仁者愛人,一個有愛的人應該是一個能珍重別人、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對吧?您是否認為當代大學生戀愛之風盛行,但很多人並不真的懂得怎樣去愛?不過我有一點不明白,如果愛的情感教育是一種素質教育,為什麼還要採用四六級這種應試教育形式?
  天然:我這裡所說的愛情的確是廣義的。事實上,一個不懂親情和友情的人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愛情的,因為愛情的出入口就是親情和友情。一個缺乏愛的情感的人如同機器人一樣,即便功能再強大,也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人類發展到今天,面臨的很多問題並不是科學和技術所能解決的,因為這些問題是我們人類自身所引起的,我們需要直面我們內在的情感世界。所以我認為無論大學中的知識教育、職業教育還是生命教育,都離不開愛的情感教育,一個高智商、低情商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做到“自我實現”的。至於愛情四六級測試是否也要採用應試教育方式?我想說這裡只不過是借用四六級考試這一概念,只是為了表明愛的情感教育對於當代大學生的重要意義並不亞於大學英語。
  記者:您說您的小說《橙色年代》可用於愛情四六級水平測試,是否可以理解為讀了您的這部小說之後,會對愛的情感有一種新的感悟,甚至在愛的能力上達到一個新的認識水平?
  天然:這樣說就太過了。因為生活本身才是最好的教材,愛的實踐才是真正的考試。我之所以戲言《橙色年代》可以用於愛情四六級水平測試,是因為我試圖在這部小說深入探討人類的情感世界,小說對跨越一個世紀的愛情傳承的探索,或許能引起我們對愛情的嚴肅思考。我這樣說只不過是想拋磚引玉,試圖把當代大學生的閱讀視野引向對嚴肅文學和文學經典,而不是天天沉迷於宮鬥小說和盜墓筆記,這種快餐文化式的閱讀不僅會有損莘莘學子的智商,還會毒化其情商。所以我希望大學生們多讀點《紅樓夢》和《約翰克裡斯多夫》等世界文學名著,雖然對嚴肅文學和經典的閱讀會有一定的難度,但如果大家像面對英語四六級那樣去面對這些文化經典,閱讀的難度和不適感最終就會變成挑戰成功後的成就感。  (原標題:對話《橙色年代》作者天然 “愛情測試”不是戲言)
創作者介紹

選舉

upusxhkapymv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